よしのーと!

文字大小開く
吉野的機制

旅人的一日

お気に入り

添加到收藏夾

吉野町上市有一個名為「三奇樓」的古風民宿。在民宿的一角,吉野町和SAGOJO公司官民合作運營了一個叫「TENJIKU吉野」的可以居住的共享辦公室,這裡可以接受不同尋常的旅遊方式。
到訪這裡的人我們稱他們為「旅人」。這個旅人不只是在吉野町觀光,進入到更加深層的地方,與吉野町當地人交流,為需要人手的地方提供幫助。作為勞動的報酬,TENJIKU吉野的住宿是免費的。這次我想向大家按時間線介紹旅人們在TENJIKU吉野是如何度過的。
8:00 起床
沒有規定起床時間,只要在向現地(要幫忙的地方)出發的時間前,整理好自己就可以了。旅人的起床時間各有不同。如果說有努力早起,說“比平常起來得還要早啊!”的人在的話,那麽認為“因為處在安靜的環境下比平常睡得好”而慢慢起床的人也有。早早起來的人也好,慢慢起來的人也好,天氣好的話,一邊看著溫暖的陽光一邊開始美好的一天。


9:30 向現地出發
向需要幫忙的地方出發。根據地點的不同,徒步或者用TENJIKU吉野借出的自行車,或者吉野町的相關導覽用車接送,或者需要幫忙的地方的人到TENJIKU吉野接送,去現地的移動方式多種多樣。
10:00~14:00 開始本地協助
終於,本地協助工作開始了。各地域的協助內容有農活,民宿的幫忙,提出申請的話旅人自己在租借區域辦的活動也包含在內。這一次,我想介紹一下,我也和旅人一起參與其中的「蕨菜的HOTORO的處理工作(收拾收獲後的藤曼)」的幫忙的場景。
這次去造訪的林先生是管理吉野町內龍門地區的田地的人。在田地中,不僅有林先生自身所有的田地,還有因為人口減少而造成農家減少的狀況下為了維持田地,聚集的有志之士管理的田地。
那田地的一角有培育蕨菜的塑料大棚。沒有植物知識和農業知識的我認為蕨菜是在山中自然生長的,從沒考慮過專門費時間和精力去培育蕨菜這件事。林先生一邊說:“相比於種誰都可以種植的蔬菜,那些市場上不常有的,只在高級餐廳才能看到的蔬菜,才想花時間種植啊。”,一邊開始準備獨輪車,鐵鍬,簸箕等需要用到的農具。可以時不時聽到生產者這樣的想法的時候,也是深入地域,和當地人一起工作時的魅力所在。
準備工作完成之後,林先生給我們說明了一系列的工作內容。把塑料大棚裡的「HOTORO(蕨菜收獲後的藤曼)」聚集起來拿出大棚,為了在露天燃燒處理而堆積在一處。塑料大棚裡的藤曼收集後用獨輪車,簸箕運出去……雖然是單純的工作,卻是相當耗體力的勞動。


看著雖然辛苦仍努力完成分配的任務的旅人的樣子,林先生一邊微笑的看著,一邊感動地說:“(預想來幫忙的旅人)原來是為男性而準備的工作,看到女性來,還擔心有沒有問題。像這樣努力認真工作的話,完全不用擔心啊。”看見旅人這樣拚命工作的樣子,林先生說:“不用這樣努力也行啊,慢慢來吧。”工作期間,林先生還為我們拿來了茶等東西。夾雜著休息時間一共工作了2個小時。聽見了報告正午的笛聲之後,林先生說:“我們去吃午飯吧!”,就帶著我們來到了他常去的食堂。
一邊一起吃著午飯,一邊說著針對自己現在所在地域的問題和對將來的展望等話題,雖然有些害羞,但都是在認真了解現狀的基礎上探討著展望未來的內容。了解從前吉野町的人的話語,不知怎麽的有些寂寞,其中還有很清楚地傳達給我們,想要把重要的東西傳遞給下一代的人的強烈意志。我覺得像這樣在不是那麼嚴肅的對話中,可以聽到當地人的心聲這件事,是作為旅人走訪吉野町的真正的樂趣。
肚子吃飽後,再繼續工作起來。全部三個塑料大棚中的藤曼基本上收拾完之後,今天的工作就完成了。
“這個工作一個人做肯定會很辛苦。既然幫我做到這裡,接下來就很輕鬆了。真的幫了大忙了。謝謝!”
說完這些,林先生給了我們又大又好的芋頭和滿滿一袋的柿子。
“只有這些東西實在不好意思,家裡種的芋頭和柿子,帶回去吃吧。”
新鮮摘取下來的農作物是比任何東西都好的招待,平常,從未從事過農業工作的旅人和我,因為林先生的關懷之舉感到非常高興。
被當地人的溫暖招待,撫慰了心靈之後,再一次回到TENJIKU吉野。本地協助工作結束之後的自由時間裡,可以在吉野町內散步,也可以在TENJIKU吉野裡為消除一天的疲勞,悠閑地度過,還可以做自己的工作。(雖然這麽說,但是這時沒有工作的人。笑)如果晚上時間對得上的話,可以參加星空觀賞會,參加當地人主辦的交流會等活動。這些活動都是限時活動,雖然不能說有什麽特別的,但是我想,參加像這樣的活動,和白天以外的其他地方的人有交集也是旅人特有的特權。
懷著“還想他們來幫忙,還想見他們。”的想法的當地人和懷著“還想來吉野,還想進行本地協助的工作。”的想法的旅人之間,誕生了很多非常特別的關係的地方就是TENJIKU吉野。到訪吉野,來嘗試一次「觀光之上,移居未滿」這樣的體驗看看吧!

吉信編輯部

吉信編輯部

介紹吉野的隱藏魅力以及如何享受它。

這篇資訊也不容錯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