よしのーと!

文字大小開く
歷史故事

義經和靜之間沉睡在吉野的高潔的戀愛物語

お気に入り

添加到收藏夾

在距今850年以前,有一首歌頌一位女性的歌。

 

あなたとは、身分ちがいの戀だってわかっているけど、

でも、あなたは「しず」「しず」って何度も私をよんでくれた。

織物の名前に「しづ」という布があるけれど、

その布を織る時に、糸巻は何度も何度も、糸を繰り出して重ねる。

まるで、布を織るのと同じように、

あなたが私を「しず」ってよんでくれたあの時が、

あなたとともに織りなしたあの時間が、

今もずっと続いてほしかったのに…。

 

和你,我雖然明白這是身份有別的戀愛。

但是,你啊“靜(しず)”,“靜”這麽多次的呼喚我。

雖然織物的名字裡有個叫「しづ」的布,

織造這個布的時候,要從線卷很多次很多次,抽出線來重疊。

就像織布一樣,

你呼喚我“靜(しず)”的那個時候,

和你一起織就的那段時光,

現在也好希望能一直持續下去。

很悲傷,內心好像纏繞著一股被揪住的心情。

她在這首歌之前,還唱了另一首歌。

 

吉野山につもる雪を踏みわけながら、

あの人は行ってしまった。

だれも訪れないような吉野の山奧に。

あの人と別れ、私は見送ることしかできなかった。

この足跡があの人ものだと思うと、…戀しい。

 

踏行在吉野山的積雪上,

那個人已經走了。

在杳無人煙的吉野的深山裡,

和那人分別,我只能目送他。

一想到這個足跡可能是那個人的,…想念他。

對,她在吉野山和愛人分別,把不能再相見的悲傷,融入了歌曲中。

唱了這些歌的女性的名字叫靜。

然後,和她分別的那個人的名字是源義經。

要說明這個悲劇的緣由,需要回溯一些時間。

那時是平氏掌握政權的時代。

[不是出身平氏的人,怎麽樣才能出人頭地呢。]

據說平氏之中,連說這樣的話的人都有。

如此的狀況下,世間對平氏的不信任感加劇,終於發出了討伐平氏的命令。

此時,站起來的是源賴朝,然後是弟弟源義經。

在源賴朝的總指揮下,源義經作為現地指揮官,

用誰都沒有預想到的戰鬥方式對平氏窮追不捨。

展開了三次的大型戰役,

終於,源義經成功的打倒了平氏。

作為戀愛對象的靜,也會為這個勝利感到高興吧。

但是,所謂命運,就是如此殘酷的東西吧。

在這歡樂之間,

從討伐平氏的英雄搖身一變,源義經變成了被哥哥源賴朝追捕的對象了。

可以說連京都都不能待了,

源義經一行人,希望能藏身以前受到過照顧的奧州。

從源賴朝身邊逃開,來到了吉野山。

來到了積雪的吉野山的源義經一行人,和注意到這一點的吉野山的人們。

因為哥哥源賴朝已經向全國發出了[打倒源義經]的命令。

一時間,藏匿義經的吉野山的人們,也漸漸的懼怕賴朝的力量,選擇了與義經相敵對的路。

因此,義經不得不逃往比吉野山更深的深處。

吉野山更深的深處。

那裡是禁止女性進入的有女人禁制的場所。

義經和跟著他的靜,都不能從這裡再進一步。

二人猶豫不決後終於下定了決心,

哭泣著決定在吉野山分別。

分別之時,

冬天的吉野山裡,堆積著陰沉沉的雲朵,靜靜地下著雪。

溫暖身體的東西一點點的變少,走得越遠,寒冷越接近身體。

那一定是,眼裡的溫熱演變成的吧。

想追上眼前留下的足跡。

但是,那不可以。

強忍著痛苦的兩人的背影,聯繫著的兩人的足跡。

這樣兩個人的溫暖、想念,連同足跡,都被雪掩埋在了吉野山。

直到現在,吉野山和它周邊地方,流傳著很多關於源義經和靜的傳說。

盡管被悲傷的命運擺弄,卻始終如一的高潔之戀,它沉眠的地方,那就是[吉野]。

吉信編輯部

吉信編輯部

介紹吉野的隱藏魅力以及如何享受它。

這篇資訊也不容錯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