よしのーと!

文字大小開く
祭祀活动

摄影家讲述[奈良的祭礼]的今与昔 野本晖房先生

お気に入り

添加到收藏夹

连续二十年拍摄奈良的祭礼

我平常的采访,是以奈良县内的祭礼为中心的。但是有一次,我发现了一位在舞台后方开心的拍照片的一位摄影师。

那位不就是野本晖房(のもとてるふさ)先生嘛!

平城宫迹每年的[大立山祭]的举办期间,我曾经因为参加过野本晖房先生的讲演会,有幸见过先生。他是一位从20年前开始,一直持续拍摄奈良祭礼的照片的,住在奈良县的摄影家。

实际上,奈良县各地继承下来的祭礼的习俗是非常特殊的,我第一次知道这一点的契机,是通过野本先生讲述的[祭礼的神馔(しんせん・供奉的食物)]的内容和相关照片。

奈良县内举行的祭礼的神馔,实际上非常多彩。就连米饭和饼都有三角形和塔形,人形,或是加上花朵装饰,或是用棒子串上,因它的形状和颜色的多样性,我感到非常震撼。

融入了当地人的美好祝愿,一个一个,认真的制作完成。

まつりの神饌

人見御供 倭文神社

演讲中介绍的神馔的一部分(上:祭礼的神馔   下:人见御供 倭文神社)

不只是仪式上留存下来,祭礼是作为人们心中的信念代代相传的。

具体内容就不用多说了,数量非常多的祭礼,野本先生不管是在多么偏僻的地方,每年都要去,真的不一般。祭礼重叠在同一天时,一天之内,要去奈良县内好几个地方拍照。先生的活力真让人惊讶。

如果是这个人的话,他也许知道祭礼背景里藏着的东西。我怀着这个想法,争取到了和野本先生直接对话的机会。

祭礼之中的孩子们

野本先生是大阪出身的,一个非常友好,乐于沟通的人。

年轻的时候开始喜欢摄影,退休后真正开始拍摄大和路的照片。

获得了多个奖项,经常可以在奈良的媒体和宣传上看见他。

野本先生的写真集里,有给人充满活力的印象的许多孩子们。

在那写真集里,看了[奈良大和的祭礼]之后,最吸引我的是橿原市人磨神社的[地黄之SUSUTSUKE行事]的两张照片。

一张是全身涂满黑色的SUSU,欢乐奔跑的孩子们的照片。

还有一张是全脸,连牙齿都涂上SUSU的抬着脸微笑的男孩子的照片。还可以看见仅剩的眼睛边缘和耳朵边缘的皮肤颜色。

像是恶作剧之后的窃笑。孩子们闪耀的眼神中,我想祭礼会被继承下去吧。

真っ黒なススをつける子ども

[孩子们涂上SUSU这个,现在已经不做了。]

什么?现在不涂上么?

就算孩子们看起来这么欢乐?

就算不论是哪一个奈良的岁时记中,都会把孩子们描写的像是主人公一样?

从野本先生的口中,突然听到了让我受到冲击的话。

渐渐消失的祭礼

[因为就算是如此,继续这个项目也变得非常难了。比如说危险,不卫生什么的,一旦被投诉一次,那么这个仪式就要结束了。不给孩子们涂SUSU,也就是三年前开始的吧。除此之外,小小的传统祭礼也渐渐消失了哟。]

奈良很多地域里,要作那一年祭礼中心的家庭,是按顺序当头屋(とうや。也叫当屋)的。在自己家里,迎接神明。沐浴祈祷,等待祭礼当天的来临。因此,家里的家具要全部移动,对外开放,要遵守各种各样惯例,在家里完成各项仪式,这么一说来确实很辛苦啊。

[被任命为头屋,以前虽然是非常荣幸的事情,但是现在不一样了。首先是资金面很困难,其次支持者渐渐变少。有些人平常离开自己的故乡,只有在祭礼的时候才回来。自家可以作为头屋的地方减少,很多地方变成了集会所。可以组织祭礼的环境,逐年严峻起来。]

『奈良大和の祭り』(2009年東宝出版)

『奈良大和的祭礼』(2009年东宝出版)

奈良是大阪的住宅区。

有很多人的妻子是从别的地方来到这里的,因此,维持当地风俗习惯就变得很难。还有不少年轻人在交通生活便利的地方购买土地,离开家乡。

现在孩子,孙子虽然会回来参加祭礼,但是下一代也许就不会回来了。

祭礼是故乡的回忆。日本人渐渐失去了它的根源啊。

为了留下它的努力

[药师寺的花会式上上供的造花,现在虽然是两家人代代相传,从夏天开始制作的,但是十分辛苦。这些东西要是委托给专业人员的话,仪式就会只剩下形式了。]

与根植于土地的古老风俗紧密结合的奈良社寺的祭礼,是非常贵重的日本之宝。虽然如此,就连规模大的寺庙的有名的祭礼,也变成了不知能否维持传承至今的传统仪式的危险状况。

[有些地方,当地人无法继续办下去,但是留下了保存会。五条市的“筱原舞”就是如此。已经基本没有当地人了,都是从各地聚集起来跳舞的。]

五條市の篠原踊り

五条市的“筱原舞”

不论是如何有名的祭礼,来年都有可能会消失。

我深刻认识到了这个危机感。

正是因为与之相关,才了解祭礼文化的深奥之处。

各个不同的祭礼的形式,难道不是为了做出[我们集落才有的]特色,才运用智慧,创造出了它吗!

从农活的辛苦中找寻欢乐,全村总动员分享喜悦,可以说是人们韧性的结晶。

是不可以那样轻松消失的啊!

[但是,越向吉野的深处走去,越会发现当地人们留有从古至今没有改变的祭礼。例如川上村的“御朝拜式”,是为了悼念因策略被杀死的南朝悲惨的皇子而举行的仪式。吃杨桐树叶,含有虽然是家人但是不能说出口的意思。十津川,东吉野等地,也有几个古老的祭礼,听了这些传说之后,觉得每一个都意义深刻。]

[传达和记录]是我的使命。在[祭礼]的舞台上诞生的人们的行动,我通过镜头,传递下去。因为和当地人们深切相关,所以可以看见到现在为止,以及从现在开始的祭礼的可能性。我觉得,比起学问上的严密性和作品的艺术性,以[人的生活方式]为中心才是野本先生的坚持。

给我留下印象的一句话是:[第一次虽然很难,去第二次的话就会变得亲近啦。]

野本先生让我第一次明白,通过与人交流,可以了解更加深奥的世界。

『神饌 供える心 奈良大和路の祭りと人』(2018年、淡交社)

『神馔 供养的心 奈良大和路的祭礼与人』(2018年、淡交社)

野本晖房先生

樱花季,将会在吉野金峰山寺开写真展。

高中远足之后,我再也没去吉野看过樱花。今年一定要去看看。

主页上介绍有野本先生的到现在为止的工作内容和很多作品。

野本暉房さん

■月间大和路『NARARA』连载「祭巡礼」(一社)奈良文化交流机构

■主页: ”Nomoto’s Photo Salon”

http://www.lint.ne.jp/nomoto/

 

#matsuri #ceremony #nara #yoshino #Japan #festival #traditional #art #photo #shugendo

吉信编辑部

吉信编辑部

介绍吉野的隐藏魅力以及如何享受它。

这篇文章也值得一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