よしのーと!

文字大小開く
祭祀活动

拜访祭典起点之旅「国栖奏」

お気に入り

添加到收藏夹

传说之地意外地很近。

由于被奈良祭典画家・川濑忠先生的故事所吸引,我第一次来到了吉野町・国栖,观看「国栖奏」。

从平时的生活圈出发,搭了有点久的电车,再开一会车,转眼间就进入到了这个日本传说之地的怀抱里。

国栖是秘境中的秘境,我想鲜少会有人拜访这里。不过,从近铁橿原神宫前站乘坐急行电车,沉醉于窗外从田园到青山一路的风景之时,转眼间就抵达了大和上市站。从车站沿着吉野川开车前行,路上会经过吉野宫泷遗迹,往国栖里的路程大概是15分钟左右。

从这里开始,吉野川会分出一条支流叫做高见川,其下流的纪之川会通过五条,往和歌山方向最终流入海洋。这里是一个很重要的分岔点,说国栖是在深山中的小村落,其实曾经是纪伊半岛的重要物流据点之一呢。

这么说来,这里的古老房屋鳞次栉比,街道散发出一种怀旧的氛围。本以为是人烟稀少的深山,但果然不来当地走走的话很多事都是不知道的。

浄見原神社の参道までは広々とした土手道が続く

▲到净见原神社的参道前是广阔绵延不绝的河堤道

蜿蜒的吉野川孕育出的秘密空间。

吉野川的水是清澈透亮的深绿色,连带着附近的空气也非常干净清新。流淌到神社附近的蜿蜒河川默默育出的这个神秘空间,给人一种与世隔绝、好似仙境和凡间的分界点一般的感觉。

蛇行しひっそりと隠された聖地を作り出す吉野川

▲蜿蜒并默默育出神秘圣地的吉野川

沿着河流更往前进些,走到尽头时眼前出现了石阶,登上石阶后,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拜殿。这个拜殿好像就是国栖舞的舞台,伫立于悬崖上,是一个感觉容纳4、50人左右就会满溢出来的狭小平地。我也明白了这个祭典真的是在有限少数人当中流传下来的。

接着,拜殿的后方也有着陡峭的石阶,在石阶最高、最深处的地方有一间祠堂,是祭拜天武天皇的社殿,极其隐密。在爬石阶的途中,除了有乐器之外,还有神酒、芹菜等等的供品供奉着,特别稀奇的是一种叫做「毛瀰」的赤蛙。

现今这种生物是非常珍贵的,通常在这个仪式中也不会出现,所以能看见是很幸运的。在奈良说「不好吃」时,会说「不毛瀰」,听说是因为这种青蛙十分美味的关系呢。

浄御原神社への参道

▲弥漫着新鲜空气的参道

清浄な空気のただよう石段

▲弥漫着新鲜空气的石阶

从头到尾都很不可思议的仪式

随着透亮的笛声,神社的宫司也缓缓地从石阶走上来,一个极为寂静的开场。宫司登上拜殿后,开始进行驱邪仪式前的清理场地。一群身穿飒爽桐纹白狩衣、头戴乌帽的老翁们现身,大家聚集,定位后仪式即将开始。负责舞蹈的老翁有两位,其他还有负责笛、鼓、歌谣的老翁们。

祭壇には神饌と国栖奏で使われる楽器が備えられている

▲在祭坛上摆放着供品及国栖奏会使用到的乐器

宫司献上祝词之后,两首歌开始庄严地被咏唱起来。第三首歌伴随着高音笛声一同流向山谷,之后,两位老翁拿起铃铛和杨桐舞蹈了起来。

「正月」

「en-ei(エンエイ)」

老翁宏亮的声音响彻山谷。

当啷当啷当啷,铃声响了三次之后,两位老翁聚在一起,举起杨桐优雅地翻动了袖子。「二月」「en-ei」……

就这样重复的笛声和句子,演奏了12个月份的舞蹈。

笛の音に合わせてゆったりと舞われる翁の舞

▲老翁配合着笛声优雅地舞蹈着

「en-ei」到底是什么意思呢,之后查了一下好像是「延荣」这两个字,虽然不太确定是不是这样,但这一个词的确很适合作为祝愿词,我想里面蕴含着「长久且平稳地繁荣下去」如此的祈愿吧。

老翁舞蹈完后,咏唱起最后一首歌。

「かしのふによくすをつくり、よくすに醸める大神酒うまらに

きこしもちおせ まろかち」

「在孕育出橡树的这块土地上,用橡树做出了扁平的杵臼。杵臼酿造出的神酒十分美味,请大家品尝看看,marokachi」

在说到「marokachi」的部分时,大家忽然把手放在嘴巴上,身体朝上仰。

「marokachi」的意思会是什么呢。

照字面来看的话,就是「我的父亲」。那么也就是说,是像父亲一样重要的人的意思呢,还是说是从年长者开始先饮酒的古老习惯而来的呢,又或者是完全不同的事情呢?然后,为什么在这边会做「古风仰笑(笑いの古风,前面提到的「把手放嘴上,身体朝上仰」的动作)」这么一个不可思议的动作呢?

最后还念了祖神子孙和资助者的姓名,同样地也发出了「en-ei」的祝愿词,像是在说着「顺利安乐」。在这个特别的空间里,神奇的语言、神奇的舞蹈、神奇的动作…彷彿自己来到了异世界般一样神奇。

从太古以来就一直存在的国栖的土地及人民

「国栖奏」,每年都是在旧历的1月14日举行(令和2年2月7日)。

它的原型在「古事记」和「日本书纪」中都有出现过。

古事记中记载,当时应神天皇来访吉野时,国栖的人们为了迎接天皇的到来,纷纷举杯高歌,吟唱了颂扬刀刃以及扁平橡树杵臼酿造出的美酒之歌,还有口鼓、表演等等。应神天皇,是曾经进攻到新罗的神功皇后在船上产出的孩子,同时也是仁德天皇的父亲。

这是1600年前的事了。

先不论应神天皇是否存在于历史上,古事记中提到的年代(712年),已经有「这首歌是国栖人民纳贡的产物,还有现在也会唱的歌」此记载,因此也可以确信国栖奏是从很久以前就流传下来的文化。

在『日本书纪』中记述了更详细的礼仪样貌。国栖人们在唱完歌之后,会马上打嘴并朝天仰笑。献上物品时,唱完歌后朝天仰笑的这一动作,是从古时就保留下来的习惯。

国栖的人们十分纯朴,总是会吃山林的果实,煮熟后的赤蛙很美味也被当地人称作是「毛瀰」。

这片土地在城市的东南方、隔着山的吉野川上方。

由于其山峰陡峭险峻、山谷深不可测、山路极其狭隘,虽说离都市也不算太远,但鲜少有人来拜访。

但是在此之后,国栖的产物也会频繁地往都市运送,其产物有栗子、菇类以及香鱼。

儀式の後、参道に飾られた供物

▲仪式后,装饰于参道上的供品。从左开始是腹赤鱼、根芹、毛瀰(赤蛙)(日本书纪』巻十「应神天皇纪」现代语译

看完这个之后,不禁在脑海里想像着,由于山中的盛情款待让都市人感到惊奇,这些稀有的食物也非常受到大家欢迎,因此将其也列入了仪式中。尽管如此,那独特的笑法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在古事记中提到的「口鼓」,我对此好像有更加天马行空的想像。会不会是从前国栖的人们因为没有鼓,所以利用人声,也就是现在所说的阿卡贝拉来进行表演呢?又或者是表演时宫里的人优雅的笑姿,在村人们的脑海里留下深刻的印象,因此把它融进舞蹈里了呢?

这是一个与创建大和朝廷一族以及古老山村民族,一同舞蹈、饮酒高歌的快乐夜晚。

国栖奏是一种历史的再现,只要想到这次的体验可以说是和从前的异文化交流,便会让人感到兴致盎然。

留在记忆中无法遗忘的祭典

古事记中,国栖人民最初登场时,是在神武天皇东征之时,也就是说,是从绳纹时期就居住在这片土地的原住民。只是小小山间部落的一族,为什么会和天皇家有着这么深切的联系呢?

疑问更加涌上了心头。

怎么说国栖和天皇家的羁绊都是最固的,而国栖奏会流传至今的契机正是壬申之乱。

这也是1300年以前的事。根据吉野町国栖奏保存会作制的『国栖和国栖奏』,在『吉野旧事记』和『国栖由来记』中都记述到,自感受到危机四伏的大海人皇子(天武天皇)逃到吉野以来,无数次拯救其脱离险境,将壬申之乱引向胜利的,就是国栖的人民。

当时,在藏匿天皇的净见原神社的那片土地上,用国之产物接待圣上,以国栖之舞抚慰圣上的心。因此,在这么隐密的地方还有神社呢。国栖之舞在这之后,被天皇命名为「翁之舞」,赋予其桐竹凤凰纹的衣冠及乐器,并赢得了在宫中为天皇舞蹈的荣誉。因战乱而中断后,此舞就传入了国栖里,现在举行重要仪式时也会在宫中被舞蹈着。

浄見原神社参道から国栖の里を望む

▲从净见原神社参道眺望国栖里

在古事记・日本书纪中,从刚开始就一直出现的国栖人民,到了现在仍然还是和宫中有联系,是受到天皇家爱戴的一族。原住民当中,不是只有被消灭、驱逐到边境的"不顺从民族",同时也想和国内外宣传,还有这么一个古老民族,为了日本的建国效力,与天皇家觥筹交错、关系良好。

大海人皇子をかくまった仮住まいと伝えられる場に立つ仮屋

▲传说大海人皇子曾暂时藏身于此处的房屋

除此之外,在能剧的世界中也赞颂着其功绩。能剧节目「国栖」内容讲述的是,以根芹及香鱼招待逃亡到吉野的大海人皇子,在敌人追赶前来时,隐身在河川小船上的老翁将此化险为夷的活跃表现。仔细想想,任命撰写古事记、创建律令制和大规模都市等等现今日本原型的,说是天武天皇也不为过。

另外,若是拯救此危机的是国栖人民的话,那也一定会以奠定现今日本基础的自己为傲,并且成为族人团结、长久延续下去的力量吧。

「みよしのに 国栖くずの翁がなかりせば

腹赤のみにえ 谁か捧げむ」

「正是因为在吉野这块地有国栖老翁的存在,才能把腹赤当供品献上喔」

这是供奉应神天皇四首歌中的第二首。彷彿能看见其自豪的神情呢。

记忆还停留在无法忘怀的这一族,迄今为止一直流传下来的国栖奏。

在守护传统的人们的样貌里,看见了「祭典」的起点。

吉信编辑部

吉信编辑部

介绍吉野的隐藏魅力以及如何享受它。

这篇文章也值得一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