よしのーと!

文字大小開く
慶典·儀式

拜訪祭典的起點之旅「國棲奏」

お気に入り

添加到收藏夾

傳說之地意外地很近。

由於被奈良祭典畫家・川瀨忠先生的故事所吸引,我第一次來到了吉野町・國棲里觀看「國棲奏」。

從平時的生活圈出發,搭了有點久的電車,再開沒多久的車,轉眼間就進入到了這個日本傳說之地的懷抱裡。

國棲里是秘境中的秘境,我想鮮少會有人拜訪這裡。不過,從近鐵橿原神宮前站乘坐急行電車,沉醉於窗外一路從田園到青山的風景之時,剎那間就抵達了大和上市站。從車站沿著吉野川開車前行,路上會經過吉野宮瀧遺跡,往國棲里的路程大概是15分鐘左右。

從這裡開始吉野川會分出一條支流叫做高見川,其下流為紀之川會通過五條,往和歌山方向最終流入海洋。這裡是一個很重要的分岔點,說國棲里是在深山中的小村落,其實曾經是紀伊半島的重要物流據點之一呢。

這麼說來,這裡的古老房屋鱗次櫛比,街道散發出一種懷舊的氛圍。本以為是人煙稀少的深山,但果然不來當地走走的話很多事都是不知道的。

浄見原神社の参道までは広々とした土手道が続く

▲到淨見原神社的參道前是廣闊綿延不絕的河堤道

蜿蜒的吉野川孕育出的秘密空間。

吉野川的水是清澈透亮的深綠色,連帶著附近的空氣也非常乾淨清新。流淌到神社附近的蜿蜒河川默默育出的這個神秘空間,給人一種與世隔絕、好似仙境和凡間的分界點一般。

蛇行しひっそりと隠された聖地を作り出す吉野川

▲蜿蜒並默默育出神秘聖地的吉野川

沿著河流更往前進些,走到盡頭時眼前出現了石階,登上石階後,出現了一個小小的拜殿。這個拜殿好像就是國棲舞的舞台,佇立於懸崖上,感覺容納4、50人左右就會滿溢出來的狹小平地。我也明白了這個祭典真的是在僅限的少數人當中流傳過來的。

接著,拜殿的後方也有著陡峭的石階,在石階最高、最深處的地方有一間祠堂,是祭拜天武天皇的社殿,極其隱密。在爬石階的途中,除了有樂器之外,還有神酒、芹菜等等的供品供奉著,特別稀奇的是一種叫做「毛瀰」的赤蛙。

現今這種生物是非常珍貴的,通常在這個儀式中也都不會出現,所以能看見牠是很幸運的。在奈良說「不好吃」時會說「不毛瀰」,聽說是因為這種青蛙十分美味的關係呢。

浄御原神社への参道

▲瀰漫著新鮮空氣的參道

清浄な空気のただよう石段

▲瀰漫著新鮮空氣的石階

從頭到尾都很不可思議的儀式

隨著透亮的笛聲,神社的宮司也緩緩地從石階走上來,一個極為寂靜的開場。宮司登上拜殿後,開始進行驅邪儀式清理場地。一群身穿颯爽桐紋白狩衣、頭戴烏帽的老翁們現身,大家聚集並且就定位後儀式即將開始。負責舞蹈的老翁有兩位,其他還有負責笛、鼓、歌謠的老翁們。

祭壇には神饌と国栖奏で使われる楽器が備えられている

▲在祭壇上擺放著供品及國棲奏會使用到的樂器

宮司獻上祝詞之後,兩首歌開始莊嚴地被詠唱起來。第三首歌伴隨著高音笛聲一同流向山谷後,兩位老翁拿起鈴鐺和楊桐舞蹈了起來。

「正月」

「en-ei(エンエイ)」

老翁宏亮的聲音響徹山谷。

噹啷噹啷噹啷,鈴聲響了三次之後,兩位老翁聚在一起舉起楊桐優雅地翻動了袖子。「二月」「en-ei」……

就這樣重複的笛聲和句子,演奏了12個月份的舞蹈。

笛の音に合わせてゆったりと舞われる翁の舞

▲老翁配合著笛聲優雅地舞蹈著

「en-ei」到底是什麼意思呢,之後查了一下好像是「延榮」這兩個字,雖然不太確定是不是這樣,但這一個詞的確很適合作為祝願詞,我想裡面蘊含著「長久且平穩地繁榮下去」如此的祈願吧。

老翁舞蹈完後,詠唱起最後一首歌。

「かしのふによくすをつくり、よくすに醸める大神酒うまらに

きこしもちおせ まろかち」

「在孕育出橡樹的這塊土地上,用橡樹做出了扁平的杵臼。杵臼釀造出的神酒十分美味,請大家品嚐看看,marokachi」

在說到「marokachi」的部分時,大家忽然把手放在嘴巴上,身體朝上仰。

「marokachi」的意思會是什麼呢。

照字面來看的話,就是「我的父親」。那麼也就是說,是像父親一樣重要的人的意思呢,還是說是從年長者開始先飲酒的古老習慣而來的呢,又或者是完全不同的事情呢?然後,為什麼在這邊會做「古風仰笑(笑いの古風,前面提到的「把手放嘴上,身體朝上仰」的動作)」這麼一個不可思議的動作呢?

最後還唸了祖神子孫和資助者的姓名,同樣地也發出了「en-ei」的祝願詞,像是在說著「順利安樂」。在這個特別的空間裡,神奇的語言、神奇的舞蹈、神奇的動作…彷彿自己來到了異世界般一樣神奇。

從太古以來就一直存在的國棲的土地及人民

「國棲奏」,每年都是在舊曆的1月14日舉行(令和2年2月7日)。

它的原型在「古事記」和「日本書紀」中都有出現過。

在古事記中記載到,當時應神天皇來訪吉野時,國棲的人們為了迎接天皇的到來,紛紛舉酒高歌,吟唱了頌揚刀刃以及扁平橡樹杵臼釀造出的美酒之歌,還有口鼓、表演等等。應神天皇,是曾經進攻到新羅的神功皇后在船上產出的孩子,同時也是仁德天皇的父親。

這是1600年前的事了。

先不論應神天皇是否存在於歷史上,古事記中提到的年代(712年),已經有「這首歌是國棲人民納貢產物時,還有現在也會唱的歌」此記載,因此也可以確信國棲奏是從很久以前就流傳下來的文化。

在『日本書紀』中記述了更詳細的禮儀樣貌。國棲人們在唱完歌之後,會馬上打嘴並朝天仰笑。獻上物品時,唱完歌後朝天仰笑的這一動作,是從古時就保留下來的習慣。

國棲的人們十分純樸,總是會吃山林的果實,煮熟後的赤蛙很美味也被當地人稱作是「毛瀰」。

這片土地在城市的東南方、隔著山的吉野川上方。

由於其山峰陡峭險峻、山谷深不可測、山路極其狹隘,雖說離都市也不算太遠,但鮮少有人來拜訪。

但是在此之後,國棲的產物也會頻繁地往都市運送,其產物有栗子、菇類以及香魚。

儀式の後、参道に飾られた供物

▲儀式後,裝飾於參道上的供品。從左開始是腹赤魚、根芹、毛瀰(赤蛙)(日本書紀』巻十「應神天皇紀」現代語譯)

看完這個之後,不禁在腦海裡想像著,由於山中的盛情款待讓都市人感到驚奇,這些稀有的食物也非常受到大家歡迎,因此將其也列入了儀式中。不過盡管如此,那獨特的笑法又是怎麼一回事呢?

在古事記中提到的「口鼓」,我對此好像有更加天馬行空的想像。會不會是從前國棲的人們因為沒有鼓,所以利用人聲,也就是現在所說的阿卡貝拉來進行表演呢?又或者是表演時宮裡的人優雅的笑姿,在村人們的腦海裡留下深刻的印象,因此把它融進舞蹈裡了呢?

這是一個與創建大和朝廷一族以及古老山村民族,一同舞蹈、飲酒高歌的快樂夜晚。

國棲奏是一種歷史的再現,只要想到這次的體驗可以說是和古遠從前的異文化交流,便會感到興致盎然。

留在記憶中無法遺忘的祭典

古事記中,國棲人民最初登場時,是在神武天皇東征之時,也就是說,是從繩紋時期就居住在這片土地的原住民。只是小小山間部落的一族,為什麼會和天皇家有著這麼深切的連繫呢?

疑問更加湧上了心頭。

怎麼說國棲和天皇家的羈絆都是最強固的,而國棲奏會流傳至今的契機正是壬申之亂。

這也是1300年以前的事。根據吉野町國棲奏保存會作製的『國棲和國棲奏』,在『吉野舊事記』和『國棲由來記』都記述到,自感受到危機四伏的大海人皇子(天武天皇)逃到吉野以來,無數次拯救其脫離險境,將壬申之亂引向勝利的,就是國棲的人民。

當時,在藏匿天皇的淨見原神社的那片土地上,用國之產物接待聖上,以國棲之舞撫慰聖上的心。因此,在這麼隱密的地方還有神社呢。國棲之舞在這之後,被天皇命名為「翁之舞」,賦予其桐竹鳳凰紋的衣冠及樂器,並贏得了宮中為天皇舞蹈的榮譽。因戰亂而中斷後,此舞就傳入了國棲里,現在舉行重要儀式時也會在宮中被舞蹈著。

浄見原神社参道から国栖の里を望む

▲從淨見原神社參道眺望國棲里

在古事記・日本書紀中,從剛開始就一直出現的國棲人民,到了現在仍然還是和宮中有連繫,是受到天皇家愛戴的一族。原住民當中,不是只有被消滅、驅逐到邊境的"不順從民族",同時也想和國內外宣傳,還有這麼一個古老民族,為了日本的建國效力,與天皇家觥籌交錯、關係良好。

大海人皇子をかくまった仮住まいと伝えられる場に立つ仮屋

▲傳說大海人皇子曾暫時藏身於此處的房屋

除此之外,在能劇的世界中也讚頌著其功績。能劇節目「國棲」內容講述的是,以根芹及香魚招待逃亡到吉野的大海人皇子,在敵人追趕前來時,隱身在河川小船上的老翁將此化險為夷的活躍表現。仔細想想,任命撰寫古事記、創建律令制和大規模都市等等現今日本原型的,說是天武天皇也不為過。

另外,若是拯救此危機的是國棲人民的話,那也會以奠定現今日本基礎的自己為傲,並且成為族人團結、長久延續下去的力量吧。

「みよしのに 国栖くずの翁がなかりせば

腹赤のみにえ 誰か捧げむ」

「正是因為在吉野這塊地有國棲老翁的存在,才能把腹赤當供品獻上喔」

這是供奉應神天皇四首歌中的第二首。彷彿能看見其自豪的神情呢。

記憶還停留在無法忘懷的這一族,迄今為止無止息流傳下來的國棲奏。

以及在守護傳統的人們的樣貌裡,看見了「祭典」的起點。

吉信編輯部

吉信編輯部

介紹吉野的隱藏魅力以及如何享受它。

這篇資訊也不容錯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