よしのーと!

文字大小開く
歴史紀行

神武天皇和吉野 回溯吉野人的先祖

お気に入り

添加到收藏夹

日本最初的天皇是谁?

是的,就是神武天皇(じんむてんのう)。他还有一个名字叫「イワレヒコ」,在橿原神宮(奈良县橿原市)作为祭神被人所知。

奈良时代的历史书[古事记]和[日本书纪]里面,记载了神武天皇,从西方的九州,到奈良,建立了一个名为日本的国家[日本国诞生(THE BIRTH OF ANCIENT JAPAN)]的建国秘话。

在途中路过的圣地-吉野之地里,传说有吉野川打渔的人,从发光的水井中走出来的带尾巴的人,推开岩石走出来的人。现在看起来虽然像是虚构的传说,但是吉野各地都留下了传承地。

这一次,回溯吉野川,一边探访神武天皇的因缘之地,一边寻找深处的秘密吧!

阿陀比卖[阿陀比売(あだひめ)]神社(五条市原町)

阿陀比卖[阿陀比売(あだひめ)]神社(五条市原町)

首先是阿陀比卖神社。

平安时代的神社名录里面有记载阿陀比卖神社。神社是江户时代的建筑,是五条市的指定文化财产。

神社的祭神是在[古事记]和[日本书纪]中登场的コノハナサクヤヒメ以及他的三个孩子(ホスセリ-ホアカリ-ホホデミ)。

这一带从古代开始,就被称为[阿陁(あだ)]。在与神武天皇有关的历史书籍里,还有作为掌握使用鹈抓鱼的技术的[阿陁的鹈养(うかい)]登场。

这个地名由来于九州南部的鹿儿岛县的古代的[萨摩国阿多(あた)]。那里既是神武天皇的故乡,也是和天皇家(ホホデミ)有血缘关系的ホスセリ的孩子们的本家所在地。

也就是说,在与神武天皇相关的历史书籍里,写的大概内容是,神武天皇从九州来到遥远的奈良吉野川,与同乡的人们(niemotsu的孩子们)再会的事情。

接下来遇见的是,从水井出来的有尾巴的人。

他名为[井光(イヒカ)], 在天武天皇的时代,作为吉野一带的领导人的家族,活跃在吉野。

吉野川南岸的吉野町饭贝,吉野山,川上村的深山等地,留下的「イヒカ的水井」,据说都和神武天皇相关的历史书籍里写的传承有关系。

奈良县川上村又个叫井光(いかり)的地区,现在仍居住在这里的伊藤家,传说是井光的子孙。

去江户时代的地志里面,记载的[井光宅迹]所在地的话,被巨大岩石包围的巨大的火山口一样的水井,周围的碑像是包围着一样树立在那。日期是明治33年(1900)12月25日,留下了与神武天皇有关系的井光迹,吉野始祖的井光宅迹,这样的记载。

イヒカ的水井(川上村井光)

イヒカ的水井(川上村井光)

作为这个イヒカ传承的着眼点,是有吉野川流域最大的横穴式石室的吉野町上市堂山古坟。

直径20米左右的圆坟,横穴式石室的长度在4.6米以上。推测在6世纪末至7世纪之间建造的。

站在这个古坟的入口处,可以展望吉野川的流动,在神武天皇相关的历史书籍的背景下,可以尽情想象当时的吉野领导人(イヒカ)的时代。

堂山古坟(吉野町上市)

堂山古坟(吉野町上市)

接下来,分开岩石出来的人就是吉野的[国栖]人们的祖先-イワオシワケ(iwaoshiwake)。

天皇即位后进行的宫廷仪式,吉野的国栖的人们献上古风的歌,可以让人们回溯到古代。

旧历的1月14日,在净见原神社(吉野町南国栖)每年举行的[国栖奏(奈良县指定无形民俗文化财)],可以说是流传在DNA里的年中仪式。

还有,巨岩为神体的岩神神社(吉野町矢治)。在可以看见吉野川的社殿的背后,有一个大大的巨岩,和推开岩石走出来的吉野的山人的形象完全符合呀。

岩神神社的巨岩(吉野町矢治)

岩神神社的巨岩(吉野町矢治)

另一个イワオシワケ的因缘之地,是位于吉野町南国栖山中的大藏神社,本殿被巨大树木包围。

祭神是イワオシワケ、和两位女神(オオクラヒメ,コノハナサクヤヒメ)。

女神们是在[古事记]和[日本书纪]里登场的姐妹,两人都嫁给了在九州的天皇的祖先。

另外,イワオシワケ是九州的天皇祖先和オオクラヒメ的孩子,因为是这样的关系,神武天皇在这里也与同乡相遇,虽然在神武天皇相关的历史书籍里面没有怎么叙述,但是可以在缝隙看见吉野的山人们与天皇家的联系。

大藏神社的巨木(吉野町南国栖)

大藏神社的巨木(吉野町南国栖)

ニエモツ的孩子们、イヒカ、イシオシワケ、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做事方式和思考方式的古代的吉野人们。他们从何处来,何时开始住在吉野,过着怎样的生活呢?

[古事记]和[日本书纪]里面描绘的形象,我想,一定是反映了某种史实和传承。

你觉得怎么样呢?

对神武天皇和吉野,这一主题有兴趣的人,还有,怀着想去实地看一看的心情的人,一定要告诉我呀。

 

咨询请看这里!

一般社团法人 吉野Visitors Bureau(吉野旅游局)

地址:〒639-3111 奈良县吉野郡吉野町上市77-1

电话:0746-34-2522

咨询表

吉信编辑部

吉信编辑部

介绍吉野的隐藏魅力以及如何享受它。

这篇文章也值得一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