よしのーと!

文字大小開く
史话

义经和静之间沉睡在吉野的高洁的恋爱物语

お気に入り

添加到收藏夹

在距今850年以前,有一个歌颂一位女性的歌。

 

あなたとは、身分ちがいの恋だってわかっているけど、

でも、あなたは「しず」「しず」って何度も私をよんでくれた。

織物の名前に「しづ」という布があるけれど、

その布を織る時に、糸巻は何度も何度も、糸を繰り出して重ねる。

まるで、布を織るのと同じように、

あなたが私を「しず」ってよんでくれたあの時が、

あなたとともに織りなしたあの時間が、

今もずっと続いてほしかったのに…。

 

和你,我虽然明白这是身份有别的恋爱。

但是,你啊“静(しず)”,“静”这么多次的呼唤我。

虽然织物的名字,里有个叫「しづ」的布,

织造这个布的时候,要从线卷很多次很多次,抽出线来重叠。

就像织布一样,

你用“静(しず)”呼唤我的那个时候,

和你一起织就的那段时光,

好希望一直持续到现在。

很悲伤,好像内心被揪着一样感情缠绕。

她在这首歌之前,还唱了另一首歌。

 

吉野山につもる雪を踏みわけながら、

あの人は行ってしまった。

だれも訪れないような吉野の山奥に。

あの人と別れ、私は見送ることしかできなかった。

この足跡があの人ものだと思うと、…恋しい。

 

踏开吉野山的积雪,

那个人走了。

在好似谁也不来的吉野的深山里,

和那人分别,我只能目送他。

一想到这个足迹可能是那个人的,…想念他。

对,她在吉野山和爱人分别,把不能再相见的悲伤,融入了歌曲中。

唱了这些歌的女性的名字叫静。

然后,和她分别的那个人的名字是源义经。

要说明这个悲剧的缘由,需要回溯一些时间。

那时是平氏掌握政权的时代。

[不是出身平氏的人,怎么样才能出人头地呢。]

据说平氏之中,连说这样的话的人都有。

如此的状况下,世间对平氏的不信任感加剧,终于出台了讨伐平氏的命令。

此时,站起来的是源赖朝,然后是弟弟源义经。

在源赖朝的总指挥下,源义经作为现地指挥官,

用谁都没有预想到的战斗方式对平氏穷追不舍。

展开了三次的大型战役,

终于,源义经成功的打倒了平氏。

作为恋爱对象的静,也会为这个胜利感到高兴吧。

但是,所谓命运,就是如此残酷的东西吧。

在这欢乐之间,

从讨伐平氏的英雄摇身一变,源义经变成了被哥哥源赖朝追捕的身份了。

可以说连京都都不能呆了,

源义经一行人,希望能藏身以前受到过照顾的奥州。

从源赖朝身边逃开,来到了吉野山。

来到了积雪的吉野山的源义经一行人,和注意到这一点的吉野山的人们。

因为哥哥源赖朝已经向全国发出了[打倒源义经]的命令。

一时间,藏匿义经的吉野山的人们,也渐渐的惧怕赖朝的力量,选择了与义经相敌对的路。

因此,义经不得不逃往比吉野山更深的深处。

吉野山更深的深处。

那里是禁止女性进入的有女人禁制的场所。

义经和跟着他的静,都不能从这里再进一步。

二人犹豫不决后终于下定了决心,

哭泣着决定在吉野山分别。

分别之时,

冬天的吉野山里,堆积着阴沉沉的云朵,静静地下着雪。

温暖身体的东西一点点的变少,走得越远,寒冷越接近身体。

那一定是,眼里的温热演变成的吧。

想追上眼前留下的足迹吧。

但是,那不可以。

强忍着痛苦的两人的背影,联系着的两人的足迹。

这样两个人的温暖,想念,连同足迹,都被雪掩埋在了吉野山。

直到现在,吉野山和它周边地方,流传有很多围绕着源义经和静的传说。

尽管被悲伤的命运摆弄,却始终如一的高洁之恋,它沉眠的地方,那就是[吉野]。

Yu-kuchi Kikumimi

Yu-kuchi Kikumimi

这篇文章也值得一读!